在春天的路口遇见醒来的森林——笔架山的日与夜

  凑巧在五四青年节这一天,组织小组观察的夜观活动,下午提早来到笔架山进行白天的踩点,笔架山东北面为山地郊野风景区,物种较市内其他园林公园相对丰富,交通也比较便利。

  我还在担心今晚夜观会不会一无所获,行了2小时的路线,除了这些鸟和随处可见的广翅蜡蝉若虫线点一过,夜色逼近。鸟鸣渐渐隐去,一只乌鸫趁着微光加紧觅食,花狭口蛙已经精神抖擞的奋起高歌了,夜晚的森林醒了……

  观察时间:2018年5月4日 19:0021:00夜观地点:深圳笔架山公园夜观成员:鸟兽虫木自然讲师学员——绿野观察小组(冬青、土豆、忍冬、银杏、桔子、栀子花、萤火虫、火烈鸟、苍耳)观察到的物种:乌鸫、红耳鹎、白头鹎、柳莺、鹊鸲、暗绿绣眼鸟、黑领噪鹛、远东山雀、噪鹃、广翅蜡蝉幼虫、啮虫、皱足蛞蝓、半蛞蝓皇勇蜗(帝王拟阿勇蛞蝓)、非洲大蜗牛、毛姬马陆、鳃金龟、螽斯若虫、花狭口蛙、衣鱼、蠼螋、多刺蚁、碧蛾蜡蝉、丝绵木金星尺蛾、螟蛾、玉带凤蝶、碧凤蝶、胡蜂、马陆、蜈蚣、足节虫、东方水蠊、大等鳃金龟、大黑鳃金龟、黑蚱蝉、弓背蚁、珀蝽、猎蝽、土蝽、长蝽、草蛉的卵、直角步甲、尺蠖、盲蛛、白额巨蟹蛛、拟平腹蛛、多彩纽蛛、长纺蛛、园蛛宝宝、透翅蟋螽若虫、突灶螽、木荷、黄花风铃木、鸭脚木、金脉爵床等。

  围观蛞蝓时被路人的问题问住了,蛞蝓是怎么交配繁殖的?我只知道它们是雌雄同体,具体的没有过多了解,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开始查询资料。每一次自然观察带给我的感受就是看得越多,发现自己了解的越少。越是不断地扩宽知识的边界面,越是觉得自己知识储备的贫瘠与荒凉。

  蛞蝓是蜗牛科的一员,它们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并不像蜗牛那样拥有壳。在这类软体动物中,个别仍保留遗传下来的壳,但这些壳隐没于皮肤外膜底下,不为人所见。如今,这种壳的作用并不是防御保护,而是用来储存这种黏黏的生物的钙质。

  因为缺乏外壳保护,蛞蝓不得不生成其它的防御手段,以免落入敌人之口。陆生蛞蝓在遇到危险时会分泌一种物质使自己既让猎方难以下咽又不易捕获。

  在网上查到蜗牛的构造图,蜗牛的肺实际上是一个位于壳内套膜里的高度血管化的腔。它通过条有开口的管子与外界相连。这条管子被称作虹吸管,位置接近蜗牛的前部。套膜内的肌肉通过虹吸管吸进和排出空气。 外套膜常在足部或内脏团间,形成1个与外界相通的空腔,称为「外套膜腔」。

  蜗牛的呼吸器官就藏於外套膜腔内,有时透过蜗牛的壳,隐约可以见到壳底下密布的肺血管网,大多位於前侧,靠近头部的方向,这正是外套膜腔的位置。外套膜腔会在壳口处形成1个开口,称为「呼吸孔」,这是气体进出的地方。

  仔细观察,呼吸孔常会一开一关,就像是蜗牛呼吸用的「鼻子」;而当蜗牛缩进壳内时,还是会将呼吸孔的开口留於壳口处以便呼。蜗牛排泄会把粪便排在自己的身上,通过腹足和粘液最终将粪便留在地上。

  下图我做出标记的地方看起来也像一个小孔,当时没有留意,照片也无法确认。此时纠结要不要下楼抓一只看看…也许我该养两只做个长期观察。

  能明显看到上图中双线嗜黏液蛞蝓头后右下方的大孔,这个到底是生殖孔还是呼吸孔目前我还不确定,按照网上文献的描述生殖孔应该离触角很近,但这个孔比较远。但看到另一部纪录片的片段显示蛞蝓的生殖器非常巨大。

  你瞧见下图中这条垂下来的蓝白两色的细丝了吗?这其实是缠绕在一起的两条雄性生殖器,分属正在交配的两只鼻涕虫!每条生殖器长近65厘米,几乎相当于鼻涕虫自身长度的6倍。

  世界上约有十几种鼻涕虫都长着如此累赘的超大号生殖器。它们都属于腹足纲,柄眼目,蛞蝓科,但分布在不同的地区。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它们巨大的生殖器得以保存下来,必定有其独特的优势。

  图片来自网络:在意大利和法国科西嘉岛的森林里,生活着一些鼻涕虫。它们长有硕大无朋的阴茎,甚至必须爬到树上才能进行交配。

  那么深圳常见的双线嗜黏液蛞蝓和皱足蛞蝓是如何交配的呢?这个留待我们以后继续观察。

  身为蝴蝶的姊妹,却不像蝴蝶那样被人熟悉。蛾类的外观变化很多, 难以作一般描述。大多数蛾类夜间活动,体色黯淡;喜欢在光亮处聚集,因此民谚有飞蛾扑火自烧身的说法。也有一些白天活动,色彩鲜艳的种类。

  植物提供多种蛾类幼时的食物来源,蛾类的幼虫及成虫也是鸟类、爬虫类、两栖类等食虫性动物的主要食物来源之一,形成自然界重要的食物链。蛾类可以根据其触角加以区分没有棒状的端部,而呈丝状或羽毛状。静止时翅膀多为平展。蝴蝶的触角为棒状。

  一只碧蛾蜡蝉停落在巴西鸢尾的叶背上刺吸果腹,这花的寿命只有一日,清晨迎着阳光绽放,在夜幕降临中凋谢,养精蓄锐的花苞,在下一个黎明周而复始的延续着…

  马陆俗称千足虫 属节肢动物门 倍足纲 体成圆柱状 身体前3节无足,其余各节成对愈合,因此每节有2对足。蜈蚣也叫百足虫 属节肢动物门 唇足纲 体型略扁平 每体节一对足。15对足以上具毒抓。前肢特化成了毒牙。另一种蚰蜒也是百足虫 和蜈蚣同属唇足纲 主要的区别是:蚰蜒的身体较短,步足细长。

  啮虫属于渐变态,多数种类生活在树干或枯木上,也有的生活在室内或动物巢穴中,取食书籍、谷物、库毛及动植物标本等。少数种类捕食介壳虫及蚜虫等。具有群集性,用手指驱赶,整体像鱼群一样移动。非常脆弱,我的手指在它们中间轻触就不小心按破了两只啮虫的身体,非常懊悔。

  (竹节虫)组员蹲在地上发现一只非常小的竹节虫,4-5cm左右,缓慢移动身体。选择了错误的伪装位置,周围太绿啦,一下子就被发现。小朋友,继续努力啊。

  臭屁虫、臭大姐学名叫椿象,也叫 蝽。椿象是有名的臭气专家,它们具有臭腺,在幼虫时位于腹部背板间,成虫时则转移到后胸的前侧片上,遇危险时便分泌臭液,借此自卫逃生,这使它臭名远扬。

  但好像不是所有椿象的臭液都特别臭,我们今晚闻了这只土蝽的臭液,没啥味道。

  以前走在路上,从不曾感受到身边存在有这么多可爱的小生命,而现在,一路行走时,喜欢去看沿途的动植物,路上看到半蛞蝓都会驻足瞧一瞧,小心绕过,生怕踩到,也不会看到背着壳的小生命都统称为蜗牛,也知道蜘蛛其实长得真的很可爱,它有很多种类。

  公园里人来人往,或小跑,或散步,只有我们打着手电筒,慢悠悠的在树干上、树叶下、草丛中、石缝下探寻各种小精灵,遇到什么就看什么,偶尔有路过的好奇者上前搭讪两句。也许是晚上心更静一些,近距离观察这些小精灵,耳边同伴的分享娓娓道来,能深切感受到大自然的智慧,了解他们的生存之道。

  其实我们每个人对下一秒都有期待,夜观的乐趣在于对下一秒的不确定感以及不期而遇那一刻的雀跃感,与白天条条框框一眼可以看见结果的生活相比,未知与新奇更能让人上瘾。

  夜观结束后回家的路上,我听到了来自蛙们的大合唱,不同种类蛙的叫声是不一样的,经过几次观察,如今我也能从成片成片的蛙叫中,简单判断出蛙的品种。唯有了解,我们才会关心;唯有关心,我们才会采取行动;唯有行动,生命才会有希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yralis.net/dongqingshuchuntian/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