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黑人奴隶宣言

  美国内战中,《解放黑人奴隶宣言》规定:从1863年1月1日起,叛乱诸州的黑人奴隶将获得自由,并可参加联邦军队。请问:有的资料上说,南方还有4个州没有参加叛乱,所以该文献对奴隶的解...

  美国内战中,《解放黑人奴隶宣言》规定:从1863年1月1日起,叛乱诸州的黑人奴隶将获得自由,并可参加联邦军队。请问:有的资料上说,南方还有4个州没有参加叛乱,所以该文献对奴隶的解放是有限制的,不是全面的。有学生问:没有参加叛乱的奴隶是否将获得自由?文件中没有规定,是不是在“逼迫”没有参加叛乱的州进行叛乱?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解放黑人奴隶宣言》颁布后,并不意味着美国黑人奴隶制彻底废除,上文中也有所体现:“至于此等除外地区,现时仍维持本宣言发布前的原状。”事实上,宣言仅仅对叛乱地区有效,对边境蓄奴州的奴隶制并无具体措施,因而也没有真正起到作用。

  鉴于合众国总统于1862年9月22日发布的一个宣言中曾包含下述内容: “在1863年1月1日其人民仍反叛合众国的任何州或一州之指明地区中,所有被役为奴的人从彼时起即永获自由;合众国政府,也包括陆海军当局,将承认并保障这些人的自由,而当他们或他们中的任何人为实现其自由而作出任何努力时,将不对他们实行压制或采取压制的措施。 “总统须于上述的1月1日,发布公告,指明尚有哪些州或哪些州的哪些地区的人民当时尚在反叛合众国(假如有的话);在那一天,任何州或其人民派出经多数合格选举人选出之代表真诚地参加合众国国会的事实,若无有力的反证,将被视为该州及其人民彼时不反叛合众国的确实证据。”因此,我,合众国总统阿伯拉罕·林肯,依据在反叛合众国权威和政府的现行武装叛乱时期,以我所担任的合众国陆海军总司令的职权,并作为一个适当和必要的军事措施以上述叛乱,现于1863年1月1日,根据我的原意,在上面一开始便提到的公布后届满百日期限之日,特宣布并指明如今反叛合众国者有下列各州及各州的下列地区及其人民: 阿肯色州、德克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圣伯尔拿、普拉奎明斯、哲斐逊、圣约翰、圣查尔斯、圣詹姆斯、亚森盛、亚述普欣、得里保恩、拉伐什、圣玛利、圣马丁及包括新奥尔良市在内的奥尔良等教区不在此列)、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马州、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南卡罗来纳州、北卡罗来纳州及弗吉尼亚州 (除去已称为西弗吉尼亚州的四十八个县以及柏克莱、阿康玛克、诺桑普顿、伊丽萨白城、约克、安公主和包括诺福克与朴茨茅斯两市在内的诺福克等县除外),至于此等除外地区,现时仍维持本宣言发布前的原状。 依据上述职权并为了上述目的,我特命令并宣布:上面指明的诸州及某些州的指明地区内所有被役为奴的人已获自由,并今后永获自由;合众国政府,包括陆海军当局,将承认并保障上述人等的自由。 我特命令此等被宣布自由的人,除必要的自卫以外,不得有违法举动;我劝告他们,在一切可能的情况下,他们应忠实劳动以取得合理工资。 再者,我公布周知,凡符合条件的人,合众国将接受其服兵役,保卫要塞、阵地、车站港口或其他地区,并在各种军舰上服军役。 我深信此举是一个正义的举动,而且从军事需要的角度来看,也符合宪法的规定。…… 兹于华盛顿,1863年1月1日,美利坚合众国独立第八十七年颁布。 亚伯拉罕·林肯副署人:国务卿威廉·西华德 摘自杨生茂主编《美国南北战争资料选辑》,上海人民出版社1978年12月第1版。《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导读 我们知道,林肯是因为维护了国家的统一和解放了黑人奴隶,而赢得世人的高度称赞,如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是这样评价林肯的:“他是一个不会被困难所吓倒,不会为成功所迷惑的人,他不屈不挠地迈向自己的伟大目标,而从不轻举妄动,他稳步向前,而从不倒退; ·…..总之,他是一位达到了伟大境界而仍然保持自己优良品质的罕有的人物。” 林肯因为维护国家统一和解放黑人奴隶这二者获得美名,但林肯对这二者的各自态度又是怎样呢?维护国家统一和解放黑人奴隶二者,到底孰重孰轻、孰先孰后?答案毫无疑问:维护国家统一是至高无上的,第一位的。因此,解放黑人奴隶就必须服从、服务于前者。换句话说,什么时候解放黑人奴隶,解放哪些地区的黑人奴隶是要以保证国家统一为前提。因此,我们可以大胆假设,如果南方种植园主不首先挑起战端,威胁联邦,林肯是不会在1863 年颁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的。为了论证这一点,笔者认为,我们很必要对一种历史情境进行分析,即林肯的废奴心态和当时美国国内的蓄奴情况。 据资料显示,林肯确实是一个坚定的废奴主义者,但是一般历史教材忽视了这一点,即没有将林肯放到美国当时自由的历史情境中。美国在独立战争后,形成了北方资本主义工商业经济和南方奴隶制种植园经济两种不同的经济形式。林肯所在的州属北方,而当时北方大多数州都是反对蓄奴行为的,所以林肯在竞选伊利诺斯州州议员时,必须宣扬解放黑奴。从这样的实际情况和需要出发,林肯要赢得选民的支持并在选举中获得成功肯定要这样做。而当竞选总统时,林肯废除黑人奴隶的态度并非如教科书中所说的那样激进,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在于竞选总统与竞选州议员时的情形大为不同。林肯竞选总统时面对的已不仅仅是北方数州的选民,同时还有南方诸州大量的选民,而当时南方诸州却在拼命增加蓄奴州的数目;另外,还有一些州在废除奴隶的态度上,左右不定,林肯要赢得选举的成功不得不考虑这些因素。因此,林肯只有先“退一步”,以符合美国当时特殊的国情。正如林肯自己言:“我天生是反对奴隶制度的……然而我从不认为总统职位赋予我的权利是无限的,是可以使我按照自己的判断和感情采取官方行动的。”林肯政府当时对奴隶制度的态度是希望将其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让它继续扩展。另一方面,事实证明,林肯在1860年当选为美国总统后并没有马上就采取措施解放黑奴,而是在1862年才提出有偿地解放奴隶的方针,直到战争爆发后,北方军队在一败再败,最后才颁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的。因此,有人对林肯当选总统后没有颁布类似的放宣言来解放奴隶而感到难以理解;更有人认为,北方初期战事失利,就是因为没有解放黑奴。其实这并不是反常的历史现象,而恰恰是符合历史本身发展的。 林肯在当选总统后没有立即解放黑人奴隶,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美国1787年宪法明确规定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北方资产阶级认为奴隶是南方奴隶主手中的财产,如果废除奴隶制度解放奴隶,就等于破坏奴隶主的财产,这样一来,北方资产阶级的私有财产也将受到威胁。另一方面边境诸州也是奴隶州,但战争发生后有四个边境州仍留在联邦之内。以林肯为代表的资产阶级低估了边境奴隶州人民群众反对奴隶制的力量和决心,而担心宣布奴隶解放会推动边境奴隶州脱离联邦而投到南方叛乱者怀抱中去,这样就会失掉边境诸州这个重要的战略地区。为了安抚边境州的奴隶主,林肯政府不敢在奴隶制问题上采取大胆的步骤。 除此之外,厦门大学的王旭教授还认为有另外原因。第一,干预奴隶制会使北方的政治同盟分化。共和党是北部各种反对奴隶制政治力量的暂时性政治联盟。虽然这些力量都反对奴隶制的蔓延,但并不要求立即废除奴隶制。第二,尽管北部一些人仇恨不人道的奴隶制,但并未认真考虑解放黑奴、更不情愿为之付出很大代价。至于北部有些与南部经济联系密切的人,态度就更暖昧了。的确如此,当时北方除了林肯为首的共和党政府,还有代表大资产阶级的党派和立宪联邦党等,他们在竞选失败后,与联邦的联盟很不稳定。 基于以上的分析与认识,笔者认为,战争爆发的原因不是南方种植园主拥有大量奴隶,而是南方种植园主极力希望将奴隶制范围推广到全联邦,以及南方以维护州权为借口的分裂国家的行为。当然,笔者并不是否认林肯在解放黑人奴隶上的重大作用以及他本人在历史上的功绩,而是尊重史实,客观地认为,我们对历史人物的评价更应该坚持“将人物放到具体的历史环境中”这一原则,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我们也才能更好地理解后来美国总统的选举情况。 另外,《解放黑人奴隶宣言》颁布的重要背景是当时代表北方的工业资产阶级在战争初期不断失利,而教材中对战争初期的叙述是:“因为南方蓄谋已久,北方准备不足。”其实,用这样的理由来说明北方失利是不够的,从而由失利推出颁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的逻辑也是不严密的。根据美国当时的实际,北方在战争初期失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方面是美国总统和议会的权利关系。在战争时期,总统要启动军费,必须要议会通过,而在战争爆发的初期,北方军队要想赢得战争主动权必须要投人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而从美国的政体来看,美国军队的军费不仅需要总统的认可,同时还需要议会的通过。内战爆发后,议会的态度不如林肯那样坚决,他们不希望将战争无限扩大,例如,“在1861 年当南方军队包围萨姆特时,林肯召开第一次会议商量对策,当时7名成员中竟有5人反对接济被包围的要塞”。因此在增加军费,或在其他财力、物力的投入上肯定不会及时与充足,这无疑会对战争中的北方军队有很大影响。另外,战争初期北方最高军事统帅麦克莱伦的指挥失误,导致北方军队在战争中处于弱势,试想如果北方当时拥有罗伯特·李、杰克逊等这样一大批帅才,解放黑人奴隶恐怕会在更晚的时候里出现。其实,从根本上说,北方赢得战争的原因是其拥有的强大的经济实力以及林肯政府外交上的重大成功。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解放黑人奴隶宣言》颁布后,并不意味着美国黑人奴隶制彻底废除,上文中也有所体现:“至于此等除外地区,现时仍维持本宣言发布前的原状。”事实上,宣言仅仅对叛乱地区有效,对边境蓄奴州的奴隶制并无具体措施,因而也没有真正起到作用。我们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当时的社会现实分析与认识,并没否认《解放黑人奴隶宣言》的积极的作用和重要的历史地位,《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在美国历史上还是占有重要地位,它是联邦成立后重要的历史文献。

  展开全部《解放黑人奴隶宣言》颁布后,并不意味着美国黑人奴隶制彻底废除,上文中也有所体现:“至于此等除外地区,现时仍维持本宣言发布前的原状。”事实上,宣言仅仅对叛乱地区有效,对边境蓄奴州的奴隶制并无具体措施,因而也没有真正起到作用。

  鉴于合众国总统于1862年9月22日发布的一个宣言中曾包含下述内容: “在1863年1月1日其人民仍反叛合众国的任何州或一州之指明地区中,所有被役为奴的人从彼时起即永获自由;合众国政府,也包括陆海军当局,将承认并保障这些人的自由,而当他们或他们中的任何人为实现其自由而作出任何努力时,将不对他们实行压制或采取压制的措施。 “总统须于上述的1月1日,发布公告,指明尚有哪些州或哪些州的哪些地区的人民当时尚在反叛合众国(假如有的话);在那一天,任何州或其人民派出经多数合格选举人选出之代表真诚地参加合众国国会的事实,若无有力的反证,将被视为该州及其人民彼时不反叛合众国的确实证据。”因此,我,合众国总统阿伯拉罕·林肯,依据在反叛合众国权威和政府的现行武装叛乱时期,以我所担任的合众国陆海军总司令的职权,并作为一个适当和必要的军事措施以上述叛乱,现于1863年1月1日,根据我的原意,在上面一开始便提到的公布后届满百日期限之日,特宣布并指明如今反叛合众国者有下列各州及各州的下列地区及其人民: 阿肯色州、德克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圣伯尔拿、普拉奎明斯、哲斐逊、圣约翰、圣查尔斯、圣詹姆斯、亚森盛、亚述普欣、得里保恩、拉伐什、圣玛利、圣马丁及包括新奥尔良市在内的奥尔良等教区不在此列)、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马州、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南卡罗来纳州、北卡罗来纳州及弗吉尼亚州 (除去已称为西弗吉尼亚州的四十八个县以及柏克莱、阿康玛克、诺桑普顿、伊丽萨白城、约克、安公主和包括诺福克与朴茨茅斯两市在内的诺福克等县除外),至于此等除外地区,现时仍维持本宣言发布前的原状。 依据上述职权并为了上述目的,我特命令并宣布:上面指明的诸州及某些州的指明地区内所有被役为奴的人已获自由,并今后永获自由;合众国政府,包括陆海军当局,将承认并保障上述人等的自由。 我特命令此等被宣布自由的人,除必要的自卫以外,不得有违法举动;我劝告他们,在一切可能的情况下,他们应忠实劳动以取得合理工资。 再者,我公布周知,凡符合条件的人,合众国将接受其服兵役,保卫要塞、阵地、车站港口或其他地区,并在各种军舰上服军役。 我深信此举是一个正义的举动,而且从军事需要的角度来看,也符合宪法的规定。…… 兹于华盛顿,1863年1月1日,美利坚合众国独立第八十七年颁布。 亚伯拉罕·林肯副署人:国务卿威廉·西华德 摘自杨生茂主编《美国南北战争资料选辑》,上海人民出版社1978年12月第1版。《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导读 我们知道,林肯是因为维护了国家的统一和解放了黑人奴隶,而赢得世人的高度称赞,如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是这样评价林肯的:“他是一个不会被困难所吓倒,不会为成功所迷惑的人,他不屈不挠地迈向自己的伟大目标,而从不轻举妄动,他稳步向前,而从不倒退; ·…..总之,他是一位达到了伟大境界而仍然保持自己优良品质的罕有的人物。” 林肯因为维护国家统一和解放黑人奴隶这二者获得美名,但林肯对这二者的各自态度又是怎样呢?维护国家统一和解放黑人奴隶二者,到底孰重孰轻、孰先孰后?答案毫无疑问:维护国家统一是至高无上的,第一位的。因此,解放黑人奴隶就必须服从、服务于前者。换句话说,什么时候解放黑人奴隶,解放哪些地区的黑人奴隶是要以保证国家统一为前提。因此,我们可以大胆假设,如果南方种植园主不首先挑起战端,威胁联邦,林肯是不会在1863 年颁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的。为了论证这一点,笔者认为,我们很必要对一种历史情境进行分析,即林肯的废奴心态和当时美国国内的蓄奴情况。 据资料显示,林肯确实是一个坚定的废奴主义者,但是一般历史教材忽视了这一点,即没有将林肯放到美国当时自由的历史情境中。美国在独立战争后,形成了北方资本主义工商业经济和南方奴隶制种植园经济两种不同的经济形式。林肯所在的州属北方,而当时北方大多数州都是反对蓄奴行为的,所以林肯在竞选伊利诺斯州州议员时,必须宣扬解放黑奴。从这样的实际情况和需要出发,林肯要赢得选民的支持并在选举中获得成功肯定要这样做。而当竞选总统时,林肯废除黑人奴隶的态度并非如教科书中所说的那样激进,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在于竞选总统与竞选州议员时的情形大为不同。林肯竞选总统时面对的已不仅仅是北方数州的选民,同时还有南方诸州大量的选民,而当时南方诸州却在拼命增加蓄奴州的数目;另外,还有一些州在废除奴隶的态度上,左右不定,林肯要赢得选举的成功不得不考虑这些因素。因此,林肯只有先“退一步”,以符合美国当时特殊的国情。正如林肯自己言:“我天生是反对奴隶制度的……然而我从不认为总统职位赋予我的权利是无限的,是可以使我按照自己的判断和感情采取官方行动的。”林肯政府当时对奴隶制度的态度是希望将其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让它继续扩展。另一方面,事实证明,林肯在1860年当选为美国总统后并没有马上就采取措施解放黑奴,而是在1862年才提出有偿地解放奴隶的方针,直到战争爆发后,北方军队在一败再败,最后才颁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的。因此,有人对林肯当选总统后没有颁布类似的放宣言来解放奴隶而感到难以理解;更有人认为,北方初期战事失利,就是因为没有解放黑奴。其实这并不是反常的历史现象,而恰恰是符合历史本身发展的。 林肯在当选总统后没有立即解放黑人奴隶,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美国1787年宪法明确规定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北方资产阶级认为奴隶是南方奴隶主手中的财产,如果废除奴隶制度解放奴隶,就等于破坏奴隶主的财产,这样一来,北方资产阶级的私有财产也将受到威胁。另一方面边境诸州也是奴隶州,但战争发生后有四个边境州仍留在联邦之内。以林肯为代表的资产阶级低估了边境奴隶州人民群众反对奴隶制的力量和决心,而担心宣布奴隶解放会推动边境奴隶州脱离联邦而投到南方叛乱者怀抱中去,这样就会失掉边境诸州这个重要的战略地区。为了安抚边境州的奴隶主,林肯政府不敢在奴隶制问题上采取大胆的步骤。 除此之外,厦门大学的王旭教授还认为有另外原因。第一,干预奴隶制会使北方的政治同盟分化。共和党是北部各种反对奴隶制政治力量的暂时性政治联盟。虽然这些力量都反对奴隶制的蔓延,但并不要求立即废除奴隶制。第二,尽管北部一些人仇恨不人道的奴隶制,但并未认真考虑解放黑奴、更不情愿为之付出很大代价。至于北部有些与南部经济联系密切的人,态度就更暖昧了。的确如此,当时北方除了林肯为首的共和党政府,还有代表大资产阶级的党派和立宪联邦党等,他们在竞选失败后,与联邦的联盟很不稳定。 基于以上的分析与认识,笔者认为,战争爆发的原因不是南方种植园主拥有大量奴隶,而是南方种植园主极力希望将奴隶制范围推广到全联邦,以及南方以维护州权为借口的分裂国家的行为。当然,笔者并不是否认林肯在解放黑人奴隶上的重大作用以及他本人在历史上的功绩,而是尊重史实,客观地认为,我们对历史人物的评价更应该坚持“将人物放到具体的历史环境中”这一原则,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我们也才能更好地理解后来美国总统的选举情况。 另外,《解放黑人奴隶宣言》颁布的重要背景是当时代表北方的工业资产阶级在战争初期不断失利,而教材中对战争初期的叙述是:“因为南方蓄谋已久,北方准备不足。”其实,用这样的理由来说明北方失利是不够的,从而由失利推出颁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的逻辑也是不严密的。根据美国当时的实际,北方在战争初期失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方面是美国总统和议会的权利关系。在战争时期,总统要启动军费,必须要议会通过,而在战争爆发的初期,北方军队要想赢得战争主动权必须要投人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而从美国的政体来看,美国军队的军费不仅需要总统的认可,同时还需要议会的通过。内战爆发后,议会的态度不如林肯那样坚决,他们不希望将战争无限扩大,例如,“在1861 年当南方军队包围萨姆特时,林肯召开第一次会议商量对策,当时7名成员中竟有5人反对接济被包围的要塞”。因此在增加军费,或在其他财力、物力的投入上肯定不会及时与充足,这无疑会对战争中的北方军队有很大影响。另外,战争初期北方最高军事统帅麦克莱伦的指挥失误,导致北方军队在战争中处于弱势,试想如果北方当时拥有罗伯特·李、杰克逊等这样一大批帅才,解放黑人奴隶恐怕会在更晚的时候里出现。其实,从根本上说,北方赢得战争的原因是其拥有的强大的经济实力以及林肯政府外交上的重大成功。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解放黑人奴隶宣言》颁布后,并不意味着美国黑人奴隶制彻底废除,上文中也有所体现:“至于此等除外地区,现时仍维持本宣言发布前的原状。”事实上,宣言仅仅对叛乱地区有效,对边境蓄奴州的奴隶制并无具体措施,因而也没有真正起到作用。我们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当时的社会现实分析与认识,并没否认《解放黑人奴隶宣言》的积极的作用和重要的历史地位,《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在美国历史上还是占有重要地位,它是联邦成立后重要的历史文献。

  没有参加叛乱各州的黑人奴隶不会获得自由,目的是安抚未叛乱各州。但是战争结束后,林肯又把解放所有黑人奴隶载入宪法。从此可知,该宣言既是对黑人奴隶的拉拢,也是对其它州的缓兵之计。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yralis.net/shengchaersi/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