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重创非洲大地

  3月23日,11岁的莫桑比克女孩埃妮娅裹着塑料布躺在露天避难所,以防被雨淋湿。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月24日,贝拉附近仍是一片泽国,人们只能步行进出灾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泥石流袭来时,圣查尔斯中学的学生们无处可逃。幸存者和同学的尸体困在一起,他们爬上房顶,在瓢泼大雨中苦等救援。在饥寒中,又有两名学生和一名保安没能撑下去。

  两天后,救援人员终于赶到这里。没有船,遗体被装进简易棺材,由还有体力走动的学生们轮流扛着。在齐腰深的泥水中跋涉几公里后,他们终于抵达安全地带。

  这些孩子的遭遇,是数百万人境遇的缩影。3月14日,热带飓风“伊代”裹挟着暴雨和时速超过160公里的强风登陆莫桑比克港口城市贝拉,陆续给莫桑比克、津巴布韦、马拉维等国造成了灾难性的破坏。截至3月24日,在受灾最严重的莫桑比克,死亡人数已攀升至446人。

  联合国网站认为,“伊代”在莫桑比克和马拉维影响了超过260万人,可能成为南半球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气象灾害之一。

  拥有50万人口的贝拉成了一片泽国。即将丰收的玉米随着大片农田一起被淹没;棕榈树和芒果树被连根拔起,仿佛被一把巨大的梳子推倒;成千上万的铁皮屋顶在污浊的洪水中反射着阳光,建筑碎片随波逐流。

  参与救援的美国飞行员戴夫·霍姆斯告诉美国《华盛顿邮报》,他曾目睹1999年美国在飓风后遭遇“史诗般的洪水”,但那“与这些相比不值一提”。“飞越这里令人生畏,感觉就像飞向大海。”他说。

  飓风登陆前来不及疏散的人们在房顶上呼救,但救援工作受困于洪水,进行得异常缓慢。道路被淹没,桥梁被冲垮,军人和救援人员只能步行前往灾区。“受灾人数尚不清楚。”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宣布,鉴于受影响地区面积巨大,未来几天“预计死亡人数将大幅增加”。

  “有些尸体一路漂到了莫桑比克。”津巴布韦地方政府部长朱赖·莫约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奈伊维若·辛亚卜活了下来,但她在泥石流中失去了两个孩子。为了活命,这位津巴布韦母亲不得不把死者留在身后,随着人群逃到莫桑比克。她告诉《华盛顿邮报》,许多遇难者可能被草草下葬,其中或许就有她的孩子们。

  莫桑比克政府20日宣布,全国为遇难者哀悼3天。同一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言人克里斯托夫·波利拉克指出:“许多人处于绝望的境地,他们正在树上、房顶和其他地方为生存而战,其中包括很多孩子。”

  “我们目睹的情况非常悲惨。”WFP的航空运营官员雨果·杜·普莱西斯对CNN说,“飞行员告诉我,他看到有的地方人们攀在树上,但树上有蛇。想象一下,人们不得不在被蛇咬死和溺亡之间二选一。”

  在飓风最初登陆的贝拉,90%的建筑被淹没,机场是少数仍高于水面的地区,堪称不幸中的万幸。《华盛顿邮报》称,它如今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援助的首要中转站。WFP18日向贝拉空投了4吨压缩饼干,并开始分发应急食品和饮用水。20日,分发工作从贝拉向内陆扩展。

  3月24日,中国救援队启程飞赴莫桑比克。欧盟表示将提供390万美元的紧急援助,英国承诺提供790万美元。据半岛电视台报道,阿联酋也宣布向莫桑比克、马拉维和津巴布韦提供约500万美元的援助,该国计划派遣代表团实地评估,“以便实施进一步的援助计划”。

  援助机构预计,超过40万人因“伊代”失去家园,需要紧急避难所。“总体计划是建立两座大型营地。”WFP发言人杰拉尔德·伯克说,“问题是,如何将人们运到避难所。”

  大多数灾区仍然洪水齐腰,船只和直升机是仅有的运输手段。《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目前仅有两架联合国直升机可用;印度海军从位于毛里求斯的基地紧急派遣的3艘舰艇19日抵达莫桑比克,一边分发食品、药品、衣物和水,一边利用舰上的小船协助灾民撤离。海军军官苏盖什告诉CNN,印军正训练当地渔民参与救援,双方的努力拯救了约300人。

  即便如此,救援工作也称不上顺利。据《纽约时报》报道,印度水兵发现,迎接他们的不是感激涕零,而是迷惑和怒火中烧。灾民质问为什么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水,印度人不会说葡萄牙语,当地人也不懂英语,加剧了混乱。“我们不想去贝拉!”该报记者目睹了一名年轻人对救援人员大喊大叫,不愿从内陆转移到救援力量集中的港口。“我们在那儿谁也不认识,你会叫我无家可归的。我们不想离开自己的土地!”他喊道。结果,6艘印度救援船中,只有一艘载着灾民去往贝拉,留下的人群继续等待援助。

  在另一处灾区,两头被泡胀的奶牛尸体顺流而下,10多人在河岸上挥舞手臂,求救声几乎被船只的轰鸣盖过。由于之前的挫折,印军伸出援手前经历了一阵动摇。

  贝拉的重建已经开始。飓风吹散的树木和铁皮屋顶被迅速回收,充作柴火和建筑材料。大多数人仍然没有水电可用。

  这里曾是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尤其受南非游客青睐,市中心精美的葡萄牙风格建筑可以追溯到殖民时期。但经历多年的衰退后,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地区逐渐破败,昔日华丽的酒店沦为大杂院。

  如今,似乎整个贝拉都被灾难摧残成了大杂院。《纽约时报》称,3月23日,红十字会报告了该市首例霍乱病例。

  “等雨停了,就会看到我们的城市、国家究竟遭遇了什么。”睡在人力车后座上的车夫塞尔吉奥·桑博说,“我们只能不断祈祷,求老天让雨停下。”

  泥石流袭来时,圣查尔斯中学的学生们无处可逃。幸存者和同学的尸体困在一起,他们爬上房顶,在瓢泼大雨中苦等救援。在饥寒中,又有两名学生和一名保安没能撑下去。

  两天后,救援人员终于赶到这里。没有船,遗体被装进简易棺材,由还有体力走动的学生们轮流扛着。在齐腰深的泥水中跋涉几公里后,他们终于抵达安全地带。

  这些孩子的遭遇,是数百万人境遇的缩影。3月14日,热带飓风“伊代”裹挟着暴雨和时速超过160公里的强风登陆莫桑比克港口城市贝拉,陆续给莫桑比克、津巴布韦、马拉维等国造成了灾难性的破坏。截至3月24日,在受灾最严重的莫桑比克,死亡人数已攀升至446人。

  联合国网站认为,“伊代”在莫桑比克和马拉维影响了超过260万人,可能成为南半球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气象灾害之一。

  拥有50万人口的贝拉成了一片泽国。即将丰收的玉米随着大片农田一起被淹没;棕榈树和芒果树被连根拔起,仿佛被一把巨大的梳子推倒;成千上万的铁皮屋顶在污浊的洪水中反射着阳光,建筑碎片随波逐流。

  参与救援的美国飞行员戴夫·霍姆斯告诉美国《华盛顿邮报》,他曾目睹1999年美国在飓风后遭遇“史诗般的洪水”,但那“与这些相比不值一提”。“飞越这里令人生畏,感觉就像飞向大海。”他说。

  飓风登陆前来不及疏散的人们在房顶上呼救,但救援工作受困于洪水,进行得异常缓慢。道路被淹没,桥梁被冲垮,军人和救援人员只能步行前往灾区。“受灾人数尚不清楚。”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宣布,鉴于受影响地区面积巨大,未来几天“预计死亡人数将大幅增加”。

  “有些尸体一路漂到了莫桑比克。”津巴布韦地方政府部长朱赖·莫约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奈伊维若·辛亚卜活了下来,但她在泥石流中失去了两个孩子。为了活命,这位津巴布韦母亲不得不把死者留在身后,随着人群逃到莫桑比克。她告诉《华盛顿邮报》,许多遇难者可能被草草下葬,其中或许就有她的孩子们。

  莫桑比克政府20日宣布,全国为遇难者哀悼3天。同一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言人克里斯托夫·波利拉克指出:“许多人处于绝望的境地,他们正在树上、房顶和其他地方为生存而战,其中包括很多孩子。”

  “我们目睹的情况非常悲惨。”WFP的航空运营官员雨果·杜·普莱西斯对CNN说,“飞行员告诉我,他看到有的地方人们攀在树上,但树上有蛇。想象一下,人们不得不在被蛇咬死和溺亡之间二选一。”

  在飓风最初登陆的贝拉,90%的建筑被淹没,机场是少数仍高于水面的地区,堪称不幸中的万幸。《华盛顿邮报》称,它如今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援助的首要中转站。WFP18日向贝拉空投了4吨压缩饼干,并开始分发应急食品和饮用水。20日,分发工作从贝拉向内陆扩展。

  3月24日,中国救援队启程飞赴莫桑比克。欧盟表示将提供390万美元的紧急援助,英国承诺提供790万美元。据半岛电视台报道,阿联酋也宣布向莫桑比克、马拉维和津巴布韦提供约500万美元的援助,该国计划派遣代表团实地评估,“以便实施进一步的援助计划”。

  援助机构预计,超过40万人因“伊代”失去家园,需要紧急避难所。“总体计划是建立两座大型营地。”WFP发言人杰拉尔德·伯克说,“问题是,如何将人们运到避难所。”

  大多数灾区仍然洪水齐腰,船只和直升机是仅有的运输手段。《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目前仅有两架联合国直升机可用;印度海军从位于毛里求斯的基地紧急派遣的3艘舰艇19日抵达莫桑比克,一边分发食品、药品、衣物和水,一边利用舰上的小船协助灾民撤离。海军军官苏盖什告诉CNN,印军正训练当地渔民参与救援,双方的努力拯救了约300人。

  即便如此,救援工作也称不上顺利。据《纽约时报》报道,印度水兵发现,迎接他们的不是感激涕零,而是迷惑和怒火中烧。灾民质问为什么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水,印度人不会说葡萄牙语,当地人也不懂英语,加剧了混乱。“我们不想去贝拉!”该报记者目睹了一名年轻人对救援人员大喊大叫,不愿从内陆转移到救援力量集中的港口。“我们在那儿谁也不认识,你会叫我无家可归的。我们不想离开自己的土地!”他喊道。结果,6艘印度救援船中,只有一艘载着灾民去往贝拉,留下的人群继续等待援助。

  在另一处灾区,两头被泡胀的奶牛尸体顺流而下,10多人在河岸上挥舞手臂,求救声几乎被船只的轰鸣盖过。由于之前的挫折,印军伸出援手前经历了一阵动摇。

  贝拉的重建已经开始。飓风吹散的树木和铁皮屋顶被迅速回收,充作柴火和建筑材料。大多数人仍然没有水电可用。

  这里曾是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尤其受南非游客青睐,市中心精美的葡萄牙风格建筑可以追溯到殖民时期。但经历多年的衰退后,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地区逐渐破败,昔日华丽的酒店沦为大杂院。

  如今,似乎整个贝拉都被灾难摧残成了大杂院。《纽约时报》称,3月23日,红十字会报告了该市首例霍乱病例。

  “等雨停了,就会看到我们的城市、国家究竟遭遇了什么。”睡在人力车后座上的车夫塞尔吉奥·桑博说,“我们只能不断祈祷,求老天让雨停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yralis.net/shengchaersi/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