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路易斯号”告诉我们对难民关上大门会发生什么

  “我叫Manfred Fink。1939年,美国把我从边境遣返。后来我在卑尔根·贝尔森被杀害。”——圣路易斯号旅客名单 2017年1月27日

  “我叫Joachim Hirsch。美国把我从边境遣返。后来我在奥斯维辛被杀害。” ——圣路易斯号旅客名单 2017年1月27日

  这几段话来自推特账号“圣路易斯号旅客名单”。这个账号在特朗普宣布针对穆斯林的移民新政当天开始发推,两天来已经收获了52000余粉丝。账户的创办者罗素·奈斯(Russel Neiss)是一个犹太活动家。

  1939年,德国远洋客轮“圣路易斯号”满载逃离纳粹魔掌的犹太难民靠近美国佛罗里达州,但时任总统罗斯福最终以签证问题将他们拒之于国门之外。之后“圣路易斯号”无奈返回欧洲。在二战结束时,船上的乘客中有254人死亡。

  “人们总是说,如果忘记历史,那你注定要重蹈覆辙。”罗素·奈斯表示,以这些死难者的名义发推特,是希望引起人们对当下特朗普难民政策的关注。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五签发针对穆斯林移民的新政,宣布在未来90 天内禁止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和也门等七个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立刻执行;另外,正常运转着的难民接受计划也被叫停,持续时间120 天。

  一石掀起千层浪。美国民众用各种方式抗议这一政策。这两日在美国各大机场都挤满抗议人群,谷歌、苹果等公司也紧急召回海外可能受到影响的员工。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发文表示“为美国是多元化的移民国家自豪”并对特朗普一刀切的政策表示困惑。苹果公司的CEO蒂姆·库克也表示反对特朗普移民政策。

  罗素·奈斯表示,自己创办“圣路易斯号旅客名单”这个账号,一方面是为了纪念1月27日的国际大屠杀纪念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唤起人们对当前局势的关注。账号推送的死难者名字和数据,都来自美国大屠杀纪念馆的档案资料。

  “人们总是说,如果忘记历史,那你注定要重蹈覆辙。” 奈斯在接受《大西洋日报》采访时表示,“这是历史赋予我们思考我们现在处境的机会之一。当人们说‘永不再来’或‘我们记住’时,我们真的去这么做是很重要的。”

  1939年5月13日,德国远洋客轮圣路易斯号从汉堡出发,船上共有937名乘客,几乎所有的乘客都是躲避纳粹迫害的犹太人,他们的目的地是古巴哈瓦那,船在大西洋上航行了两周多。

  在圣路易斯号离开汉堡之前,就有迹象表明乘客们在古巴登陆入境可能遇到困难。根据美国大屠杀纪念馆的研究,船主知道很多乘客持有的登陆证书都是无效的。此外,在古巴,反犹主义的抗议和言论也甚嚣尘上。

  “当时大约有2500多名犹太难民已经获得进入古巴的许可,很多古巴人对如此大量的犹太难民进入本国表示愤怒,觉得他们会夺走国内本来就有限的工作岗位。” 美国大屠杀纪念馆注意到,“对移民的敌视助长了反犹主义和仇外心理。德国纳粹的代言人和本土的右翼运动在他们的出版物和示威活动上炒作移民问题,声称进入古巴的犹太人是者。”

  因为种种原因,在圣路易斯号抵达古巴哈瓦那后两周,只有29名乘客被允许入境,另外908人被命令留在船上。(另有一人因自然原因死亡)。

  经历了与古巴政府徒劳的谈判协商之后,难民们转而试图向美国求助,然而这种努力也是徒劳的。

  “船已经靠近佛罗里达州,近到可以看到迈阿密的万家灯火。一些乘客发电报给时任总统罗斯福寻求避难。” 美国大屠杀纪念馆表示,“但罗斯福总统没有回应。”

  美国国务院发来的电报简单地表示,乘客必须“等待他们的轮候名单和资格,并获得移民签证,才可能被允许进入美国。”

  最后,圣路易斯号无奈返回欧洲。经过在海上一个多月的旅程和艰难协商,英、法、比利时和荷兰同意接受这些乘客。但两个月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这四国也并不能置身事外,不少人依然被捕进入集中营。二战结束后,其中254人死亡。

  据《华盛顿邮报》1999年的一篇报道,美国大屠杀纪念馆花了两年时间试图追踪圣路易斯号上当年的每一个男人、女人和孩子,并找出他们的命运。

  那一年大屠杀纪念馆开了一个相关的展览,展品包括圣路易斯号上的乘客照片、当年的新闻报道和充满失望情绪的信件。

  “更重要的是,这个展览上表现出的戏剧化的希望破灭和民族耻辱本身就令人不安。” 记者奥沙利文当时写道,“从展览的半打展柜中,我们仿佛可以看到有一双责备的手指正对着我们。”

  圣路易斯号的故事只是提供了一个历史上的例子,“告诉我们当我们对难民‘砰’地摔上大门时,会发生什么。” 密歇根大学法学教授詹姆斯·哈撒韦表示。

  我是美国CU大学东亚史教授魏阳,关于明代的政治、制度、文化和军事,问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yralis.net/shengluyisi/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