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各地黑人群集圣路易斯发飙

  姓名:那小兵。年龄:与您同龄。职业:现为独立新闻记者,企业管理人。信仰:基督。兴趣:哲学、历史、社会、经济、电影、美术、收藏、慈善、建筑、宗教。博文风格:主张不同意见公平沟通。

  美国密苏里州黑人暴动进入第二周了,笔者的一位记者朋友也飞往该地现场采访。这位朋友说所有旅店都已经住满,来的都是各地黑人示威助威者,已经超过了本地示威黑人人数。这让我想起1992年的洛杉矶黑人暴动,一时之间,烽火连天,韩国街首当其冲。当时,在韩国街做生意的华人纷纷逃离,而韩国人却组成了许多互助小组,拿着大小,站在房顶上鸣枪,好不威风。鸣枪归鸣枪,但决不能真的杀人。

  美国的种族主义依然残存,但比起二十多年前笔者刚到美国时要改进许多,美国民族平等文化对各族群渗透力随着网络文化有所提高也是原因之一。但是,经济水平参差与种族文化依然纠缠在一起,贫富分化加剧,黑人社区分裂与退化,政客的利用等等,这让美国对于任何种族的言论格外敏感,种族问题也成了烫手山芋,让外国人很难看透其中肌理。千头万绪,美国这类种族暴动最终都将通过司法手段处理,因此如何稳定群众情绪,回归司法程序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如今密苏里青年被枪杀案情复杂,涉案警员的说法和黑人说法相去甚远,黑人群情激奋,誓言给警察定罪,不定不散,这已经到了挑战司法尊严的地步。

  不过,这类黑人暴动不会变成,因为他们都依靠工作谋生,也有不少人依靠政府补贴生活,闹到一定程度就会偃旗息鼓,否则拿不到工资和补贴了。中国出现同类情况会发生三万人出击搜索坏分子的情况,美国警察没有这等本事,加班费要发,超勤费要发,政府也会因为熬不住而妥协。黑人暴动更像是一个人发烧,非得出一身汗才退烧,大家才解气,这就是人情大过法律的时刻,难得一见。美国社会恐怕永远躲不过这类暴动,只是发生时间间隔越来越久了。

  其实,黑人早就成为美国社会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黑人精英是近二十年美国发展最快的一个群体,从体育到政治,从企业到文艺,黑人大有超越白人的趋势,但却依然无法让大部分散落美国老城市的黑人社区摆脱经济困境。黑人内部分化尤其严重,贫困区中的吸毒、单亲家庭、辍学、帮派等问题根深蒂固,而黑人精英政客早就学会了如何利用他们的不满拉票,因此,黑人贫穷问题成为一个伪命题----大家都说要解决,但心里各有小算盘。由于社区税收少,投入少,贫困从老一代人遗传给新一代人,加之黑人特有的“愤怒文化”大力渲染,黑人贫困已经成为一种特殊身份定位,似乎大家已经习惯这种套路,并不抱有真正改变的期待。

  笔者记得1992年一位黑人领袖是这样评价洛杉矶暴动的:“我们火烧了自己的社区,我们砸烂了自己的商店,让别人丧失了对于我们的同情”。事实就是如此,在美国这个民主社会中,非理性行为可以被理解,但却无法被原谅,最后往往都怪罪到种族问题上。后来,那位被白人的黑人陆续得到政府几次赔偿,两年前却因吸毒过度而死在家中游泳池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yralis.net/shengluyisi/5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