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路易斯的黑人区是美国的另一面 美国蓝调音乐之旅(二)

  在芝加哥度过4天之后,sir和小伙伴们经66号公路南下,开始美国中南部之旅。第一站就是密苏里州的蓝调之城——圣路易斯,这里最吸引我们的就是国家蓝调博物馆。

  不过,在去圣路易斯前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sir,国家蓝调博物馆为什么会在圣路易斯?

  蓝调起源于南方种植园——奴隶们在田间劳作时唱的关于痛苦和逆境生活的歌。随着被解放的奴隶向北迁移,蓝调也从密西西比经过孟菲斯抵达圣路易斯、堪萨斯、芝加哥、底特律和加拿大,同时也向西延伸到加利福尼亚。

  圣路易斯——密苏里州第二大城市,位于密西西比河与密苏里河交汇处,四条州际公路交错经过,这里曾经是进入美国西部的门户。

  我们是下午16点进入圣路易斯的,相较于芝加哥的繁华,圣路易斯很难用语言形容,不过如果用啤酒来表达可能更容易一些。

  芝加哥就如同一杯苦度偏高的IPA,你得慢点喝,因为每次的回甘都会有些不同。圣路易斯则像一杯淡啤,入口爽咧,除了一股淡淡的小麦香,并没有什么意外之喜,没错,跟百威一样。

  行驶在圣路易斯的downtown(市中心),明显比芝加哥空旷许多,今天的圣路易斯人口仅30余万,比高峰时期人口数下降了近1/3,人口流失率甚至高于底特律。

  这也正如同蓝调在这座城市的现状,要知道,早期的圣路易斯是仅次于孟菲斯的蓝调重镇,由于离孟菲斯和三角洲一带较近,圣路易斯是当时黑人逃离种族枷锁的重要城市。

  1892年,后来创作了《圣路易斯蓝调》(Saint Louis Blues)的W.C. Handy第一次来到当时全美第四大城市圣路易斯。

  19岁的他怀揣着小号露宿在密西西比河边的鹅卵石上,听着身边衣衫褴褛的吉他手一遍遍弹着一首叫“东圣路易斯”的曲子,后来他说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蓝调,也或许是他第一次在人生挫败中品味到“蓝调”。

  22年后的1914年,正是这段经历让W.C. Handy第一次将蓝调谱写成曲,《圣路易斯蓝调》(Saint Louis Blues)为他后来被誉为“蓝调之父”奠定了基础,也成为了蓝调音乐发展的分水岭。

  实际上早期的圣路易斯是拉格泰姆(ragtime)音乐的中心,这种最早从黑人聚居区流行起来主要用钢琴演奏的音乐,融合了非洲节奏与欧洲古典音乐,你会很容易爱上这种轻松又有些诙谐的舞曲。

  当时的《圣路易斯快报》是这样描述的“一种真正野性的呼唤,强烈地拨动着城市的脉搏”

  弹的慢一点,你就能抓住那摇摆的节奏,千万别快速的弹拉格泰姆——斯科特·乔普林(Scott Joplin)

  他在圣路易斯创作了一系列重要作品,却也经历了两次不幸的婚姻,6年后他前往纽约,未能再取得更多突破,1917年死于梅毒性痴呆,而拉格泰姆也随着他的去世光彩不再。

  圣路易斯对蓝调的影响,正如威廉·豪兰德·肯尼(William Howland Kenney)在《河上的爵士乐》(Jazz on the River)书中所写:从1880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圣路易斯比孟菲斯更倾向于创造混杂的音乐风格,比如拉格泰姆舞曲和热舞音乐,这些音乐融合了民间的根源音乐和各种更为正统的音乐风格。

  而这,或许正是生长于圣路易斯的查克·贝瑞(Chuck Berry)能够将蓝调推向摇滚乐的原因所在。

  我们从圣路易斯downtown(市中心)进入北面最近的The Ville社区,街边破败、荒废的红砖房比比皆是,偶尔能看见几个黑人如行尸般缓缓晃过,一派萧条景象。

  如果你喜欢“末日”类型影片,那这里绝对合你口味,如果说这里是《行尸走肉》的拍摄地,sir一点也不会惊讶。

  不过如果sir告诉你,这里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曾是黑人的中产阶级社区,而被称为“摇滚乐之父”的查克·贝瑞(Chuck Berry)为自己家人购买的第一套房子就在这里,想必你也会如行尸般张大嘴巴。

  1950年,查克·贝瑞(ChuckBerry)买下了这栋建于1910年的红砖房,并和妻子在这里住了8年。

  彼时的圣路易斯是与芝加哥并驾齐驱的蓝调城市,当时与查克·贝瑞(Chuck Berry)在各大俱乐部里竞争最激烈的就是同为摇滚乐先锋的艾克特纳(Ike Turner)。

  1956年,艾克特纳(Ike Turner) 带着他的“节奏国王”乐队来到圣路易斯。当时的“节奏国王”有多受欢迎呢?他们每天在圣路易斯市里演奏到后半夜,然后过密西西比河到东区演奏到天亮。

  也正是在这里,特纳与他的第三任妻子蒂娜·特纳(Tina Turner)相遇,16岁的蒂娜·特纳(Tina Turner)也就此开始了她传奇般的“摇滚女王”生涯。

  蓝调之城圣路易斯拥有许多影响蓝调、摇滚乐发展的天才,但是它的问题是,没有能留住他们的蓝调唱片公司。

  国家蓝调博物馆经过近6年的筹备,花费1400万美金后,于2016年在圣路易斯开幕。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国家博物馆完整讲述关于蓝调的历史。

  其实这就像“摇滚名人堂”为什么在克利夫兰,而不在摇滚乐的发源地孟菲斯一样。相较于博物馆遍地的孟菲斯,蓝调仍然蓬勃的芝加哥,圣路易斯更需要它,也为它付出了更多。

  如今坐落在这栋一百多年历史建筑中的国家蓝调博物馆,正成为圣路易斯蓝调复兴的象征。

  不过,蓝调是活在现场的,在离这里几个街区的BBS JAZZ, BLUES & SOUPS蓝调酒吧里(三年前王铮、魏威、虎子三人行曾经在这里jam),jam依然精彩,与三年前相比却也并无太多变化。

  圣路易斯和它的蓝调想要恢复往日荣光,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为了中部票仓,特朗普的贸易战看来还会多打一阵。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yralis.net/shengluyisi/546.html